经典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案例

中堂毒腊肠案-东莞律师,东莞刑事律师

来源:东莞律师 发布时间:2013-04-05 浏览次数:1485

    一起备受关注的案件——中堂“毒腊肠”案件于6月19日在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开庭审理,14名嫌疑人分别以制造、贩卖有毒、有害食品罪、受贿、行贿罪、食品监管渎职罪等罪名被提起公诉。其中王伟昌、陈伟基被以受贿罪、食品监管渎职罪起诉,嫌疑人并不认为自己是国家公务员,但却不否认自己手中拥有的“检查权”,才诱使胡林贵等人给他们送钱。

送出6万多元 排除“执法干扰”

    据两名负责销售的被告人骆梅以及刘康素介绍,她们平时也吃自己销售的毒腊肠。但他们的丈夫刘国富、张永富却因为深知毒腊肠的生产过程,从来不敢吃。“买来的病、残、死猪肉上面还有蚊子在飞,运输过程中要加入冰块,制作过程中加入亚硝酸盐,蒙上一块布就直接用杀虫剂对准猪肉喷杀……”这些细节都让他们对自己制作的毒腊肠选择“敬而远之”。

    明知自己经营的腊肠有问题,为了追逐利润,胡林贵等人选择通过行贿方式,为自己谋得经营的空间。他们通过江南农批市场相关负责人余忠东引荐,与主管食品安全的中堂镇经贸办副主任黎达文搭上线,先后11次行贿55000元。收钱后,黎达文给胡林贵等人打了三次电话,提前告知检查信息,让他们得以“逃过一劫”。此外,作为直接与市场对接的东莞市中堂中心屠场稽查队队长王伟昌、队员陈伟基也先后收受贿赂13000多元。受贿后,他们在检查私宰肉时便“手下留情”,甚至还将收缴的病死猪肉私下再退回给胡林贵等人。

    而处于毒腊肠案件最下游的病死猪肉肉源提供商,朱伟全、曾伟中从2010年开始给胡林贵等人供应病死猪肉,每天的供应量在三、四百斤不等。朱伟全在法庭上辩称,死掉的猪肉如果不能处理出去,他就亏大了。而且,他认为病、残死猪肉的危害并不大,因此就不愿放弃这门生意。

公诉人:是不是使用了亚硝酸钠以及工业盐腌制猪肉?如何控制份量?
被告人胡林贵:有使用过亚硝酸钠,但没有去称份量,随意添加的。
公诉人:加工区内是如何防蚊虫的?在喷洒农药前有无采取防护措施?
被告人胡林贵:有防,用布盖起来喷洒。
公诉人:你为什么要送钱给黎达文?
被告人胡林贵:为了取得他的保护才送钱的。
公诉人:黎达文收钱后有无向你提供帮助?你所经营的加工厂有无再次被查处?
被告人胡林贵:收钱后,他向我们打过电话。给钱后就没有被查处过了。
公诉人:2010年至2011年10月份期间,你有无带队检查过胡林贵等人的加工厂?有无查获他们有违规的情况?
被告人黎达文:我有曾经查处过他们的猪肉,后来我打电话给他们通知检查后,他们就提前准备应付检查。
公诉人:你收钱是否为他们提供了帮助?
被告人黎达文:有。
公诉人:你有无想过你这样的行为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被告人黎达文:有想过。
公诉人:2010年至2011年10月份期间,你有无带队检查过胡林贵等人的加工厂?有无查获他们有违规的情况?
被告人黎达文:我有曾经查处过他们的猪肉,后来我打电话给他们通知检查后,他们就提前准备应付检查。
公诉人:你收钱是否为他们提供了帮助?
被告人黎达文:有。
公诉人:你有无想过你这样的行为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被告人黎达文:有想过。

 

东莞律师,东莞刑事律师,东莞律师网 东莞律师,东莞刑事律师,东莞律师网 钟华军律师,法学本科毕业,广东国锋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担任广东省律师协会第八届刑事专业委员会委员、广东省律师协会第八届青年律师工作委员会委员、广东省律师协会第八届维护律师执业合法权益工作委员会委员、东莞市律师协会第四届刑事专业委员会委员、东莞市律师协会第五届刑事专业委员会委员、东莞市律师协会第五届青年律师工作委员会委员、广东省律师协会第十届未成年人法律专业委员会委员、国家注册律师。
【业务范围】 ▲ 担任公民,法人和其它组织的常年或专项法律顾问;
▲ 代理各类民事,经济纠纷调解、仲裁或诉;办理律师见证;
▲ 代理工伤,劳动纠纷,交通事故,婚姻,医疗纠纷等法律事务;
▲ 为犯罪嫌疑人申请取保候审,为刑事被告人辩护;
▲ 接受自诉案件自诉人委托,担任代理人,参加诉讼;
▲ 代理各类诉讼案件的申诉;提供法律咨询,代写诉讼文书;
▲ 代理催收贷款,代理各类房地产事务等非诉讼法律事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