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污贿赂 当前位置:首页 >> 贪污贿赂

东莞一副局承认开赌场 出租酒店每天收3.1万

来源:东莞律师 发布时间:2014-04-17 浏览次数:850

  昨日,轰动一时的东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第四分局原副局长冯沛森遭绑架并开设赌场一案在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审理。9名涉案人员被指控绑架罪以 及开设赌场罪。冯沛森等3名被告认罪,另外6人否认指控罪行。冯沛森承认答应开设赌场,并为赌场提供保护。他出租酒店会议室用作赌场,每天收取3 .1万元,“这是租金,没有具体提收多少保护费”。该案结果未当庭宣布。

  副局长“保护”赌场不力遭绑架

  公诉机关指控称,2012年下半年,冯沛森因急用钱,计划提供其位于石碣镇的古汉方酒店四楼给他人开设赌场。随后冯通过林某堂介绍,认识蔡某 生。2012年11月,冯、蔡、林碰头商量,冯沛森表示每天只要3 .1万元出租费用,就可把古汉方酒店四楼提供给他人开赌场,并称有关系保证赌场不被查处。

  蔡某生答应物色人选。2013年5月中旬,蔡某生代表冯与曾某富、刘某等人达成协议,由冯沛森提供场地开赌场并疏通关系,曾某富等人每天给蔡某 生6 .1万元,蔡从中抽取3.1万元给冯。随后刘某等人装修赌场,并于5月21日下午3点开业。刘某、曾某富等8人为赌场股东。33个小时后,赌场就被公安查 处,当场抓获参赌人员一批并缴获赌具一批。 赌场被查当日下午3点,蔡某生、刘某等人将冯沛森带到东城火炼树,以其“保护赌场不力致使赌场被查受损失”为由,要求冯沛森赔偿损失3000万 元,冯沛森不肯,遂遭刘某等股东拳打脚踢,并被控制在一间办公室内,要其筹钱“赎身”。冯沛森打电话叫老婆送来4万元。随后冯沛森企图报警被发现。冯想逃 跑臀部被对方捅了三刀(经鉴定为轻微伤)。

  次日中午,蔡某生、刘某等人将要求自动降低至700万元,冯沛森依旧表示没那么多钱,蔡某生等要求冯变卖古汉方酒店房产。刘某等人则强迫冯沛森写下一张金额为200万元的欠条。当月25日,赌场人员押送冯沛森到医院治疗期间,冯趁机报警,民警赶到将其解救。

  6人否认指控3人承认指控

  日前,东莞市第一市区人民检察院以“绑架罪”、“开设赌场罪”追究被告人曾某富、蔡某生、肖某、金某昂、刘某、王某等人的刑事责任;以“开设赌场罪”追究被告人冯沛森、介绍人林某堂、刀某洼等人的刑事责任,并向法院提起公诉。昨日,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案件。

  由于整个案件涉及被告多达9人,审理工作持续了一整天。9名被告中,先行过堂的曾某富、蔡某生、肖某、金某昂、刘某、王某等6人均否认了公诉机 关对其“绑架罪”、“开设赌场罪”的指控。曾某富说,他仅仅负责管理赌场,并没有股份,至于绑架冯沛森逼他还钱的事情,更是一概不知。肖某说,他只是介绍 人来开设赌场,在赌场里也没有股份,“把冯沛森绑到火炼树时,我仅仅是上去了几分钟,后面的事情我不在场”。

  蔡某生也说,自己在赌场内没有股份,虽有去看过赌场的装修布局,但自己不是股东,也不清楚谁是股东。“事发后,我和冯沛森一样被人绑到火炼树, 我也是受害者。”金某昂说,他只是被朋友刘某介绍到赌场负责监督和管理工作,对赌场股份结构也不清楚。刘某表示,自己既没有参与赌场装修,也不是股东,也 没有要求冯沛森赔偿3000万。王某说,他仅仅为赌场做过装修,后来被邀请到赌场负责清点筹码,并不是股东。 最后过堂的冯沛森、林某堂、刀某洼等3人对公诉机关指控的“开设赌场罪”并没有异议。但林某堂强调,他是冯沛森请来帮忙管理酒店的顾问,“开设赌场的提议并不是我出的。至今冯沛森还欠我6000元工资”。

  我毕竟是公务员,知道开设赌场的后果,去年年初那一阵子,心里一直很矛盾,做了很长的思想斗争。

  我想开归开,要注意影响。我想开成俱乐部会所形式的小赌场,主要是面对内部的,小范围的,一些大老板的。这样方便隐藏。

  我当时要求他们,开设赌场必须把人数限制在二三十人,车辆也限制在二三十辆,这样可以做得隐蔽些,不会引起警察怀疑。

  ———冯沛森

  [庭审焦点]

  “我想,开归开,要注意影响”

  冯沛森要求将赌场控制在二三十人以内“隐蔽些”

  昨日,冯沛森排在第7位出庭审理。这位昔日东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第四分局副局长承认公诉机关对其开设赌场的指控。在回答众被告律师的问题时,冯沛森回答自如,甚至有时还会反问“你讲话怎么能随便呢”。他将涉嫌绑架他的人称作“不打不相识”。 1

  原本想开成内部小赌场

  相比去年6月,冯沛森显得较消瘦,精神也差许多。冯沛森说,自己有古汉方酒店等两栋物业大楼,早已租给两个人,一个开酒店,一个开沐足阁,“都 是有牌照的正规生意。”但无论是酒店还是沐足阁,生意都比较冷淡,冯沛森称经常收不到租。后来他就考虑收回沐足阁四楼一个会议室,另租给他人以搞活生意。

  冯沛森昨日在法庭上说,朋友林某堂退休后在他的酒店当顾问。“林某堂当时就提议可以找人开赌场,并很快找来了蔡某生。”冯沛森说,2013年年 初时,他也曾带着蔡某生到酒店4楼会议室看现场,一致认为会议室比较适合开设赌场。“我毕竟是公务员,知道开设赌场的后果,去年年初那一阵子,心里一直很 矛盾,做了很长的思想斗争”。

  冯沛森说,后来林某堂和蔡某生又来找他谈开赌场的事,并许诺给他更多的利益,他就答应了。“我想开归开,要注意影响。”根据冯沛森的构想,他想开成俱乐部会所形式的小赌场,“主要是面对内部的,小范围的,一些大老板的。这样方便隐藏”。

  2

  曾经答应为赌场做保护伞

  冯沛森说,同意开设赌场后,蔡某生就开始物色人员。“物色到什么人来开设赌场,我就不清楚了。”冯沛森说,物色到人选后,蔡某生就传话说对方担 心安全问题。“我当时的确有说过安全没有问题,我可以帮忙疏通关系,保护赌场的安全,也说过赌场一旦被查,会承担被警方查处带来的损失。”冯沛森说。

  但冯沛森说,他所说的赔偿是有条件的。“我当时要求他们,开设赌场必须把人数限制在二三十人,车辆也限制在二三十辆,这样可以做得隐蔽些,不会 引起警察怀疑。”去年5月21日下午3点赌场开张后,蔡某生打电话告诉他,他还特意去酒店停车场查看,发现的确只停了二三十辆,便放心地走了。

  2013年5月22日下午6点多,蔡某生给冯沛森打电话,说要缴纳3.1万元的租金。两人在东城火炼树交接完毕。“3万是房租,1000是水电 费。”冯沛森说,虽然他有说过要给赌场疏通关系,做保护伞,但没有收取一分钱保护费,“我这是免费的保护”。赌场开张33小时后,就被石碣警方查处了。

  冯沛森说,赌场被查后,作为房东的他被带到派出所做调查。调查完毕,蔡某生等人就把他带到东城火炼树。“毕竟事情已经发生了,只能想如何解 决。”等冯沛森去到东城火炼树肖某的办公室时,遭到对方拳打脚踢和禁锢,先是被逼要3000万元,后又降至700万元,最后被迫写了一张200万元的欠 条,以及将酒店等房产资料抵押,直到刺伤后被救。

东莞律师,东莞刑事律师,东莞律师网 东莞律师,东莞刑事律师,东莞律师网 钟华军律师,法学本科毕业,广东国锋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担任广东省律师协会第八届刑事专业委员会委员、广东省律师协会第八届青年律师工作委员会委员、广东省律师协会第八届维护律师执业合法权益工作委员会委员、东莞市律师协会第四届刑事专业委员会委员、东莞市律师协会第五届刑事专业委员会委员、东莞市律师协会第五届青年律师工作委员会委员、广东省律师协会第十届未成年人法律专业委员会委员、国家注册律师。
【业务范围】 ▲ 担任公民,法人和其它组织的常年或专项法律顾问;
▲ 代理各类民事,经济纠纷调解、仲裁或诉;办理律师见证;
▲ 代理工伤,劳动纠纷,交通事故,婚姻,医疗纠纷等法律事务;
▲ 为犯罪嫌疑人申请取保候审,为刑事被告人辩护;
▲ 接受自诉案件自诉人委托,担任代理人,参加诉讼;
▲ 代理各类诉讼案件的申诉;提供法律咨询,代写诉讼文书;
▲ 代理催收贷款,代理各类房地产事务等非诉讼法律事务。